牛咖专访丨机甲大师河森正治:科技离不开人性与感情
2019-11-19 22:50

     就像女孩的橱柜里总有一个芭比娃娃一样,男孩子的橱柜里总有一个机甲模型或者玩具。日本机甲动漫在上世纪70年代末开启了黄金时代,《机动战士高达0079》与《超时空要塞》奠定了日本机甲动漫的高起点。近日,首届蓝星球科幻电影周期间,世界顶级机甲设计大师——《超时空要塞》之父河森正治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,讲述了自己从事机甲设计40年来的创作心得。 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 姜婧仪

为什么喜欢机械设计与宇宙变形?

      对机械设计的痴迷离不开生长的环境,河森正治出生在日本的富山县,“那是个下雪很多的地方,下雪的时候雪有两米高,是个农村。”后来随家人搬到了横滨,“我体验到了文化差异,最落后的农村和最先进的科技的对比是我创作的灵感。我的父亲喜欢机械的东西,这对我影响很大,我经常跟着他去工厂里参观。”

      河森正治在高三的时候开始和同学合作漫画,他主要负责机甲设计。大学时,学习机械专业的他同时作为一名职业设计师,在一家做汽车模型的公司里做设计。“设计机器人的时候,思考如何变形是非常有意思的。但阿波罗登月对我影响一直是非常大而又一直存在的,我想设计飞机、宇宙飞船。”

为什么要设计超大号的战舰?

      面对珠玉在前的高达,如何做出区别性、差异化的机甲动漫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“首先解决差异化的问题,我往‘大’的方面想,那时候动漫里的机甲一般是十几米,我想干脆做个超大战舰,1200米的超大战舰。但是如果只是超大战舰的变形,别人很快也能想到。这时候要解决维度的问题,如果战舰里有城市,城市里有城市、有人类、有中华料理店,这个别人就很难想到了。”河森正治想到,如果战舰太大,在打仗的时候很容易被敌人袭击到,“干脆把敌人也变大,大战舰和大敌人作战就平衡了。”

机甲设计的灵感来自何方?

       关于自己的创作方法,河森正治提到了“视角”和“次元”的改变。

     “去爬树,你在树底看到的风景和在树上看到的风景是不一样的。”河森正治以“半人半机型”举例说,有段时间因为想不出好的设计,他便去滑雪了。“大家都知道,滑雪都是蹲着的,蹲着可以加快速度。我思考是不是可以做个蹲着的半人半型的机甲,但仅仅是蹲着的人形机甲又不是很出彩,于是我改变了视角,做了反向关节两足步行机甲。”

      为什么不是去爬山,而是爬树?“树枝是会折断的,所以那种状态下的你是非常敏锐的,这种处于有一点点危险状态下的敏锐会激活大脑,带来灵感。”

      而“改变次元”最好的例子就是用歌声代替武器终止战争。在动漫中,武器与技能似乎是唯一能够终止打仗的东西。但在《超时空要塞》的多次战争中,女主角林明美用歌声战胜了敌军,里面的《可曾记得爱》也成了经典曲目。“音乐不分国界的,我想用林明美的歌声对敌军进行文化冲击。”河森正治表示,他相信文化与歌声可以改变世界,因此,歌声也成了区别其他机甲动漫的一大亮点。

     “我时刻关注着高科技,不是去看已经出现商品化的科技,而是去关注研究中的、尚未发布的高科技。”所以,学机械专业的河森正治更喜欢理论,“理论上的是原创性更强的,我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。”

如何看待人工智能与人类生活的关系?

      随着人形机器人的研发,人工智能和人类生活成了人们非常关心的话题。“现在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人工智能了,它提高了我们的生产效率。”

     但对于人工智能与人体的结合,河森正治表示,“将芯片植入人的大脑里,可能初衷是使人类更加聪明、帮助人类做很多事情,但是芯片植入大脑之后,人类会失去自己的意志,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。”

      所以,是选择自由意识被控制,还是自己控制自己的意识,是需要每个人去思考的问题。对此,河森正治希望人类不要太依赖最新的科技,要多看看科技外的净土。

      33年前,河森正治来到中国的时候,孩子们纯碎的笑脸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“那里的感情更纯粹,机甲设计师要关注科学,但也要记住,科学也是为人类服务。人性与感情也是机甲设计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去远离网络的地方走走,会给年轻的机甲设计师更多的灵感。”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

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

 苏ICP备13020714号 | 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 苏B2-2014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