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紫牛头条】因疫情无法去横店开工,徐州小伙家里蹲拍火乡村版《拳皇》
2020-06-24 21:35:31

因为疫情无法去横店开工,却赶上短视频风口,两位热爱表演的徐州小伙子拍的真人版《拳皇》火了。土味十足、拳脚生风的一分钟视频勾起了玩家们的童年回忆,感动之余,粉丝们索性寄来游戏机作礼物。

昨日,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两位创作者,听他们讲,看武打片学功夫,当群演的辛酸经历,以及从一部长虹手机开始的电影梦。

真人演绎经典游戏

配角“键盘侠”“喇叭姐”抢戏

最近走红的乡村版《拳皇》土味十足,两位徐州小伙子拳拳到肉,看的过瘾。“广大村民注意了,黑衣人和牛仔又打起来了!都给我看热闹去!”正在聊天、干着农活的村民纷纷赶去看热闹,“喇叭姐”还不忘叮嘱一句,“你们抓紧,我还得做饭呢!” 开场时两位搏击高手身后,还有一群形态各异的吃瓜群众担任背景。

喇叭姐张罗着《拳皇》的开场

首先“举牌女郎”举“拳皇”的牌子出场,“喇叭姐”负责喊“预备开始”。有时她也会洋气地喊“ready go!”眼神凌厉,嗓门超大,一喊就“飞沙走石”,“喇叭姐”还抱歉地表示“用力过猛”。偶尔也会发挥一句,“小姐姐我今天心情美美的。”“喇叭姐”也会抱怨,“气死我了,有人说要把我换掉,是谁?”

还有关键角色——一个孩子挂着键盘上来,拍拍键盘,有时候还放话,“你们都不行”,这就是大家熟知的“键盘侠”了。“键盘侠”也会放狠话,“今天我来挑战他!”结果被随后上场的“喇叭姐”推走,“你挑战谁,回家去!”“键盘侠”的出场方式也会不同,比如推倒门从门里出来,然后对玩家说,“这次再输,你就别回家吃饭了。”

孩子饰演的“键盘侠”上场

说完配角,再说主角。对《拳皇》熟悉的观众发现,两位小伙子会演绎游戏中的经典人物来挑战,比如拉尔夫、克拉克、特瑞。随着两人正式开打,屏幕上有血槽显示其生命状态。拳脚生风,腾挪躲闪,硬碰硬,再带上闪电、火焰特效,直到有一方被一拳打倒在地,引发观众掌声。加上特效,打到天崩地裂。吃瓜群众也会评论一句,“这拉尔夫也不行啊,回家吃饭去。” 好玩的是,宣布“ko”之后会颁奖,募捐箱上来,奖状又会被捐出,大家感谢爱心人士。

“黑衣人和牛仔又打起来了”

小时候捡破烂攒钱玩游戏

如今收到粉丝送的游戏机

在互联网普及度不高的年代,爱打游戏的年轻人常去游戏厅。《拳皇》对于经历过街机时代的玩家来说,是一代人共同的童年回忆。它是1994年日本SNK公司旗下在MVS游戏机板上发售的一款著名对战型格斗街机游戏,简称"KOF"。故事背景为身经百战的格斗明星们以一种全新的对战方式,结合成强大的队伍进行对战。

自导自演自拍乡村版《拳皇》的孙宁告诉记者,《拳皇》对他们哥俩的影响特别大。“能够勾起大家童年的回忆,特别是80后,90后,当时没有网吧,只有游戏机厅。二三年级的时候,周末偷偷摸摸出去玩,游戏厅全是小孩在玩。小时候最大的乐趣是去游戏机厅玩游戏,两毛钱一个币,五毛钱三个币。其实也是瞎玩,不懂什么格斗技巧。”那时候,打游戏是一件奢侈的事情,玩游戏的钱,都是自己在家收破烂换来的。常常是一块钱,几个人分着玩。大部分时间是看别人玩。

每个视频都引来数百条评论,数千点赞,有的甚至有几百万点击量。不仅是80后、90后,甚至还有00后、10后给孙宁他们留言,“其实现在大家玩的王者荣耀和吃鸡里也有《拳皇》的角色,比如八神、草薙京,也引起他们的兴趣。”

有意思的是,看完乡村版《拳皇》,来自广东的粉丝直接淘宝送了他们一台游戏机,所以孙宁有机会也开始重温小时候的游戏。“小时候只是觉得打得好玩,现在会研究一些大招是怎么发的,动作是怎么打出来的。”

孙宁和哥哥对打的画面

网友建议拍真人版《拳皇》

两个好汉全家来帮

怎么想到把游戏化为短视频作品呢?孙宁告诉记者,一开始拍的不是《拳皇》人物,自己穿一身牛仔服,哥哥穿一身黑衣,称为“黑衣人和牛仔”。拍了十几期之后,很多人就提意见,为什么不翻拍原版人物,加血条、特效、打斗的时候摩擦出来的火光什么的?“后来根据大家的意见加了血条,还在网上定了几身人物服装。我哥为了演八神庵这个角色,还去染了红头发。” 孙宁说。在《拳皇》游戏中,八神庵凭借赤红色的独特发型,另类的着装以及个性的动作、台词,成为无数年轻人COS的对象。“之前还没有翻拍原版人物,我哥演黑衣人就有很多人说他像八神,当时因为疫情不能出去,他头发很长,刘海很长,后来就专门让他演这个角色。”

孙宁和哥哥模仿《拳皇》的画面

一不小心也会受伤,孙宁说,最近自己的脖子就被卡了,疼了好几天。“拍了好几条,前面摔得不漂亮,没想到最后一条没控制住。基本属于大伤很少,小伤不断。”像拍“叶问”那集,几十秒钟拍了一下午。

孙宁和哥哥模仿《拳皇》

打斗场面十分精彩

挑战来自于不仅要有打斗的画面,还要设计并融入一些场景。“我们俩打的时候,后面有一些老人和孩子给我们当背景,还有‘键盘侠’、‘喇叭姐’这些角色,这就增加了一些乡村土味。网友还注意到,后面有一个大哥在耍双截棍,有人说他是高手。就感觉整个村子卧虎藏龙,都会功夫,有一种周星驰电影《功夫》的感觉。”

原来,出演“键盘侠”的小孩就是孙宁的表弟,“喇叭姐”则是孙宁的表嫂。不仅用的是外公家的场景取景,外公外婆也亲自助阵。孙宁说,基本是看谁有时间就拉过来,刚开始拍的时候,因为是疫情期间,大家也不忙,天气也凉快,乡亲们都热情地义务帮忙。现在农忙,就没有时间了。“乡亲们也很喜欢,觉得好玩。一开始是一镜到底,一个段子十几分钟就拍完了,但现在拍得复杂了,拍个镜头得两三个小时,分镜头拍,有时候会耽误他们农忙、接孩子,或者耽误了小孩写作业。”

干群演工资被群头拿走

抗疫困在家反倒拍火短视频

27岁的孙宁来自徐州沛县,十多岁开始练习武术。“我和哥哥从小就爱武术,看武打片比较多,成龙、李连杰、李小龙的电影都爱看。想练武,就去武校练散打,我们县城也是武术之乡。” 由于练武的费用不低,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,父母以前种地,现在镇上做点小生意。家里一开始不想让他们练,但功夫梦还是破土而出。

生活中的孙宁

哥哥孙云涛说,一开始练功夫,就怀揣拍电影拍动作片的梦想,希望以后可以打比赛。“当时中国电影走出国际的主要是功夫片,电影改变了对华人的偏见,但在李小龙、成龙、李连杰之后,这一块缺少人真正去付出,反而更多地关注怎么可以火,怎么可以蹭热度。功夫片带给我们的热血,不管什么时候中国都不能缺少这种能量。”

2011年,高中时,他跟哥哥孙云涛一起闯社会,成了北漂。“当时很天真,没有一点社会经验。但自我感觉很好,认为有武打片就可以让我表演。那时候也有虚荣心,觉得做了明星很光彩,可以赚很多钱。”残酷的现实是,干群演也拿不到什么钱,大头被群头拿走。为了赚钱,他们转而干保安、服务员。

哥哥孙云涛告诉记者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一点都不觉得苦。自己18岁到部队,当上武警,也想靠散打功夫有一番作为。“以为到部队可以发挥我的特长,打散打比赛,但后来发现已经没有散打的项目,也没有什么比赛。部队更拍不了动作片。” 理想无法实现,他觉得迷茫。

去年,孙宁还和朋友一起去横店发展。四五点起床,到影视城门口等 ,吃完早餐,等机位架好开始拍,有时候会熬夜拍到一两点。大多是在战争片里演八路军,一会儿换衣服演国民党,再换衣服演土匪去。也做过三次外围武行。武行分为外围武行和跟随武行,跟随武行就是一直跟着,外围就是戏不够了,调一些武行,没有太多露脸机会。

孙宁在横店拍摄武打片

“想要脱颖而出也不是没有可能,但概率太低了。”孙宁说,当初在北京怀柔拍戏认识的群演朋友,后来卖房子、干厨师的都有,只有他们兄弟俩还从事影视行业。当群演的这段辛酸经历,让他更想拍自己的作品。意外的是,因为疫情回不了横店,被困在家里鼓捣乡村版《拳皇》,竟一下子在优酷体育平台火了。

从一部长虹手机开始学拍摄

未来还想拍《拳皇》网大

初中时,孙宁和哥哥就对拍摄产生了兴趣。“我哥比我大三岁,当时他有一个一千多元的手机,去工地搬几个月砖赚来的。他去部队后,这部手机就归我了。”这部长虹手机就是他们最早的拍摄装备了,他们先从身边的生活拍起。

在怀柔拍戏的时候,孙宁也用手机请别人帮拍散打片段。明星梦受挫之后,2012年,孙宁他们回来,经发小在工地上找到了工作。干活之余,孙宁买了卡片机,琢磨自己拍,赚钱后换成数码相机。一开始不会拍、不会剪,他们就在网吧通宵,在网上查怎么拼接,不懂就自己瞎琢磨。从在工地上练手拍,到2013年,孙宁跟别人合开了工作室。“接一些当地的婚礼录像,还有婚前拍的小微电影,还有当地的广告,在不断拍摄中慢慢学技巧。”

但当时生意并不好,基本上接不到活。“就天天自己拍,也跟家里天天要钱。买设备是借的人家的钱,2014年人家催我们要钱,我就去工地干两个月,赚钱还人家。后来还剩几千块钱,就开始拍网络大电影,一拍就拍十几部。”2017年,还有人投资孙宁他们拍的武打片。

疫情下,不少“横漂”都转向短视频和直播行业,孙宁他们在横店也接了不少活儿。都是帮别人拍,一条可以赚几百块。“如果没有疫情的话,可能当时还会想着去横店。横店那边也认识了很多人,拍武打戏比较方便,那边武行比较多。”

孙宁告诉记者,哥哥孙云涛负责武打招式设计,加上特效,他们是三人团队。“前十几期都是自己操刀一镜到底,把人拍全就可以了。当时觉得可以给观众带来真实感,但后来拍多了,感觉有点视觉疲劳,就会加特效,还专门找特效师帮我们拍摄。”基本上赚的钱都会投入到特效制作上。目前一周出一期《拳皇》,也会尝试其他类型短片的拍摄。“做段子十来年了,我们也希望有机会赢得投资,尝试更大的项目。别人打得再好,也是别人的。要拍出自己的打法和理念。” 乡村版《拳皇》走红后,兄弟俩也借助优酷平台,酝酿拍摄《拳皇》的网大和网剧,还要跟淘宝打通,做一些潮流方面的合作。

紫牛新闻记者|张楠

编辑|张冰晶

剪辑|万惠娟

主编|陈迪晨

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

扬子晚报·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

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

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:

北京大成(南京)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

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

 苏ICP备13020714号 | 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 苏B2-20140001